lowerregister

劇本

*前情請見結尾那篇
*勿上升真人



  後來田柾國和其他成員回到宿舍時閔玧其和金碩珍都睡著了,電視螢幕上他們演唱會的畫面還在播,防彈少年團正在表演I Need U。兩個人在沙發上倒得歪七扭八,閔玧其還是閔玧其,就算他是在沙發上像個泰迪熊一樣地睡著,田柾國還是不敢去叫醒他。依體型來看,十九歲的金碩珍已經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二十六歲的金碩珍。
  「珍哥,珍哥,醒醒!」田柾國一邊搖著金碩珍的肩膀,一邊想,會不會他還是十九歲的珍哥,只是身體變回了二十六歲。如果醒來的是二十六歲的珍哥,那這樣豈不是他讓十九歲的珍哥消失了。睡著的是十九歲的珍哥,一旦二十六歲的珍哥醒了,十九歲的珍哥就不見了。



  金碩珍醒來的時候,並不覺得這是一個多特別的起床,他和往常一樣,口有點乾,肚子有點餓。但他覺得周遭的人不太對勁,成員們圍著他,滿臉疑惑,閔玧其和田柾國表情尤其強烈。
  「這是在等我弄早餐的意思嗎……?」他見大家不發一語,怯生生地問。他最近並不常幫成員們準備早餐,有行程時經紀人會管飯,沒行程時大家起床的時間很不一致。
  「珍哥,你知道我是誰嗎?」田柾國答非所問。
  「當然知道啊,JK你問這什麼問題。」
  「……都已經快到晚餐時間了。」閔玧其慢吞吞地回答。
  「我怎麼不記得我跑到客廳來睡午覺了……哦你們在看演唱會DVD啊,怎麼不叫我一起?」
  「看你睡得很熟,就想讓你多休息。」
  「那你們怎麼都圍在我旁邊?我又不是白雪公主。還有南俊你們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我以為你們會在公司待到很晚。」
  「進度比預期來得快就回來了。珍哥你剛剛睡得太香,樣子看起來很搞笑。」
  「講得好像全世界只有我會睡覺一樣!好啦,我有點餓,我去廚房看看有沒有東西吃。」
  「我有買炸醬麵回來!」田柾國把提袋放在桌上後,拉著閔玧其的手去了他房間。



  田柾國的房間非常的功能取向。沒有收藏品,牆上也沒有掛飾。房間裡滿是黑壓壓的家具和音樂設備。閔玧其跟著田柾國進房門後,隨意地靠在一個比他還高的櫃子上,歪歪地站著。田柾國坐在他的床邊。兩個人之間隔了一張餐桌的距離。
  閔玧其還沒有完全清醒,甚至他在想說不定剛剛在沙發上其實是他今天第一次起床。他望向田柾國,他知道他有很多問題要問。
  「哥,我出門後你們做了什麼?」
  「沒什麼,就繼續聊天。」閔玧其在想他要告訴田柾國多少,不可能不解釋為什麼要播演唱會給珍哥看,可是他不是很想解釋,解釋太累了,解釋是人蚍蜉撼樹式的表達方式,沒什麼用,而且一不小心還會流淚。
  田柾國不以為然,「為什麼播演唱會給珍哥看?那一開始說的謊不就沒有用了?你怎麼跟他解釋影片中的他?」
  「我說謊說到最後受不了了。」
  「受不了?」田柾國微微皺眉。
  「如果是你先看到了十九歲的珍哥,你會對他說謊嗎?」
  「哥先回答我的問題。」
  「我不是在轉移話題,我是真的要問你,因為我不知道要怎麼跟你說明那種受不了的感覺。」
  「我想我不會對珍哥說謊。」
  「為什麼?」
  「哥你真的不是要轉移話題嗎?因為我覺得沒有意義。先不管十九歲的珍哥到底是從哪裡來,在我們這裡,金碩珍就是防彈少年團的成員。」閔玧其不確定他要怎麼理解這個回答。他不覺得只有他把十九歲的金碩珍當作一回事,柾國兒怎麼可能不把十九歲的金碩珍當作一回事。
  「可是我們這裡的金碩珍那時候不在。」如果不把十九歲的金碩珍當作一回事,金碩珍就是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柾國兒怎麼可能不知道。
  「……我不管。」田柾國起身,走向他的冰箱拿出了兩瓶牛奶,他向閔玧其舉起其中一瓶。
  「我不用,謝謝。柾國啊,你不能夠因為害怕就不認真看待十九歲的珍哥。」是害怕吧,閔玧其不曉得他猜得對不對。
  田柾國把牛奶放回冰箱,又慢慢地走回床邊坐下。他嘴角沾著一點牛奶,看起來驚人地年輕,跟十九歲的金碩珍一樣。閔玧其指了指自己的嘴角,田柾國抬起手背一抹表示他知道了。他盯著地板,不知道在想什麼。
  「哥,回答我的問題。」他抬起頭,對上閔玧其的眼睛。閔玧其深吸一口氣。
  「一直以來,我都是在理智上知道他當時有別條路可走,可是我沒有體驗過這件事。怎麼說,他有別條路可走這件事,對我們來說是像歷史課本上的事實那樣的,無法實際體驗。我們不是他,那時候也不在他身邊。」
  「所以呢?」
  「你也有見到早上出現的『那個』十九歲的金碩珍,所以你也應該有感受到那個『另一種可能是貨真價實地存在著』的感覺啊?」
  「哥,你到底要不要回答我的問題。」
  「我不是正在答嗎?」
  「我是要問你為什麼要播演唱會。還有他怎麼反應,你怎麼解釋。我並不是要來同意或不同意你的想法,不要再嘗試讓我覺得你做那樣的決定是對的了,哥。我只是想要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我沒有!」閔玧其覺得事實並不只是他做了什麼和金碩珍做了什麼,更甚地說,他並不知道事實到底是什麼。他只確知感受,所以他只能談論感受。可是就如同他無法知曉十九歲的金碩珍對另一條路的感覺一樣,田柾國也無法體驗他的感覺。
  「我的意思是,我不想告訴他應該要做什麼!我不想說因為我們現在這裡是如何,他就必須要如何!在我扯那一大堆謊之前他甚至不認識我們!」
  「那哥怎麼就放棄了。說到底我們是一樣的,所以你才放了影片。」閔玧其想,就這樣吧,他不要再解釋了,他絕對不要告訴柾國兒他對十九歲珍哥的請求。
  「我想告訴他我們是什麼樣子!柾國,你不明白,我連他到底會不會喜歡嘻哈都不知道啊。」
  「那他到底怎麼反應?」
  「……他什麼反應也沒有。」
  「什麼?怎麼可能!」
  「我已經做好了攤牌的心理準備。但他看到影片裡的他的時候,他只是露出了很驚訝的表情。我其實不確定他知不知道那是他。他看得很認真。」
  田柾國盯著閔玧其。他嘴角的牛奶漬其實沒有完全擦乾淨,這讓他看起來像是個哀傷的小孩子,用言語表達哀傷對他仍很困難,但他不努嘴,他只是看著閔玧其。
  「算了。哥,你不想告訴我就算了。我們到底在吵什麼?十九歲的珍哥已經不在了啊。」柾國兒看起來快要哭了,閔玧其心想,是的,十九歲的金碩珍已經不在了,他再也沒機會知道十九歲的金碩珍到底願不願意加入防彈少年團。他在放影片前跟珍哥說,你看了影片之後可能會有很多問題,但看在我們是朋友的份上,先繼續看下去,拜託。看完我再跟你解釋。十九歲的金碩珍說好,他要看完全部的作品再告訴他答案。

結尾

*假設新宿舍糖珍仍是室友。
*文中碩珍應該是十八快滿十九,總之是錄取建大後進公司前。(年齡如果有搞錯請見諒)
*勿上升真人


  眼前的金碩珍是十九歲,至少閔玧其問他的時候他是這麼回答的。
  因為表定的舞蹈練習而從床上被叫醒的金碩珍身形小得不對勁,甚至比剛進公司時還瘦小。閔玧其大力地搖著他的肩膀問他是誰,金碩珍模模糊糊地說,金碩珍呀。你多大了?……十九。他音節吐得很慢,眼皮睜得更慢,吐完年齡的數字彷彿倒數結束一般,突然間看清了周遭的環境蓄好了力,他說,這裡是哪裡?你是誰?我的爸爸媽媽呢?哥哥呢?
  閔玧其頓了頓,「你真的不知道我是誰?」
  金碩珍正對他的臉,像一個面試官找不到眼前人的履歷資料。他跳下床就往房門跑,閔玧其呆滯三秒後跟著跑了出去,卻又在門邊停下來,他想,要跑出新家並不是容易的事,果然他接著就看見金碩珍停在空曠的客廳中央。珍哥肯定在找大門。他扯開嗓子,對躺在沙發上專注看著綜藝的田柾國喊,柾國!抓住珍哥!

  珍哥掙扎得並不厲害。還是因為十九歲的力氣跟柾國差太多了?閔玧其發現自己一直在注意一些枝微末節的事。田柾國扣著金碩珍坐在沙發上,他一邊問珍哥你是怎麼了一邊示意閔玧其解釋,閔玧其才意識到自己在走神。今天又是一個他無法回應他人期待的日子。
  他忽視田柾國詢問的眼神(因為眼睛,這比想像中困難),握住金碩珍的手。「金碩珍,我們是你的朋友。這裡是你大學畢業後和我們一起在首爾租的房子。你……你在你的未來。」
  「……說謊也打個草稿吧。」他把手抽了出來。
  閔玧其跑回房間裡拿出金碩珍墊在透明桌墊下的建大畢業證書。
  「我覺得未來的我租不起這樣的房子。難道我未來是電影大明星?」
  「你的朋友很有錢。」
  「我要找我爸媽。」
  「不行。他們會非常擔心你。」閔玧其想為什麼沒有人替我著想,我也非常擔心你,為什麼沒有人阻止十九歲的珍哥被我找到。田柾國已經放開了金碩珍,他眉頭皺得很緊,一邊聽著對話一邊在手機上打字。金碩珍的手摩娑著畢業證書,緩緩地問,為什麼我二十五歲才畢業?
  「……你生過重病,休學了幾年,康復後繼續完成了學業。」
  「我們怎麼認識的?」
  閔玧其又走神在想他可以把扯謊放進履歷裡了,只要連這個都能說謊的話就真的能放進去了。說謊要有材料,現在他連材料都沒有,漿糊黏住再多漿糊也不會變成城堡。如果不在公司相遇,他們能在哪裡相遇?要怎麼變成朋友?眼前的金碩珍除了身量明顯不同,外觀上和二十六歲的金碩珍沒有兩樣。不對,眼前的珍哥頭髮好像更軟,是在陽光下會是稻草色的深棕色。不認識我。臉頰肉更多。不認識我。手沒有繭。不認識我。
  「我是地下饒舌歌手,有一次到你們大學音樂節表演時,在後台認識的。」
  「你很不會說謊欸,我又不喜歡饒舌。」
  「你是活動行政人員。」
  「好吧,你真努力。如果這裡真的是未來,那現在的我在哪裡?難道是像電影一樣我們交換了嗎?」
  「我不曉得,我叫你起床的時候,床上的人就已經是你了。我真的是你的朋友,我發誓。」
  「……你叫什麼名字?」
  「閔玧其。」
  「幾年生的?」
  「九三年春天。」
  「喔那我是哥!」
  「嗯,碩珍哥。」珍哥。
  「碩、碩珍哥,我、我是田柾國。因為是玧其哥的同事而和你認識的。」田柾國不知何時已經放下了手機,他剛剛大概是在向南俊說明情況吧,閔玧其想。現在家裡只有十九歲珍哥、柾國和他三人,其他人一早就去公司了。公司會報警嗎?二十六歲的珍哥到底去哪裡了?他可以不對十九歲珍哥說謊嗎?

   金碩珍的注意力被田柾國吸引了去,田柾國用他們平時的工作情況編造出一群地下音樂工作者的生活樣貌,金碩珍聽得一愣一愣,那並不是他熟悉的領域,田柾國說什麼就是什麼。然後他問,那我呢?我畢業之後在做什麼?田柾國反應得很快,「你正在準備考研究所。對了,你起床後還沒吃過吧?我去買點東西回來。」田柾國對閔玧其擠了擠眼睛。金碩珍跟著起身但被田柾國按回沙發上。
  閔玧其知道柾國是要去公司。但也真的會帶食物回來。於是他說,「碩珍哥你現在這個情況,不能夠出門。」
  「玧其你平常就是這個樣子嗎?這麼會擔心?」
  「我平常就是這個樣子。」田柾國從大門邊同時也喊了他平常就是這個樣子,金碩珍咯咯地笑了。
  「你這樣會老得很快。我都要覺得你的頭髮不是染的了!還有你們這樣跟我說未來的事,不會有問題嗎?真的不會像電影一樣,歷史被改變之類的?還是你們跟我說了假的未來?可是要是我把它當真的話,還是會改變事情的吧?」
  「我們真的是朋友。」
  「這我知道啦。」

  「我們是怎麼變成朋友的啊?我的意思是,我們感覺不像同一掛人。」閔玧其覺得很奇怪,太奇怪了。當然十九歲的珍哥出現在眼前是最最奇怪的。在這之上,珍哥接受這個疑似穿越的事實速度會不會太快了?我說的謊明明有很多可以窮追猛打的細節,他為什麼不問。他到底是不是珍哥。他提問也太隨意了。
  「我們喜歡同類型的電影,一起約出來看幾次後就熟起來了。我後來還讓你喜歡上了嘻哈樂。」
  「真的啊?」
  「我介紹了艾爾帕西諾的電影給你,你非常喜歡。」
  「我後來真的喜歡上了嘻哈?」
  「真的。」
  「我喜歡怎樣的嘻哈?」
  「你喜歡我做的饒舌。」閔玧其眼眶開始發熱,他知道問題出在哪裡了。十九歲的金碩珍不喜歡饒舌也不認識艾爾帕西諾。
  「你答得也太模糊了,我又沒聽過你做的歌。」
  「……」
  「不然你放給我聽聽看?說不定我現在就會喜歡上了哈哈哈。」
  閔玧其開始流淚,他覺得演唱會又結束了。
  「玧、玧其你怎麼了?」
  「不是……不是我自己做的饒舌,我是防彈少年團的成員。是防彈少年團做的嘻哈。」
  「好,好,是防彈少年團做的,玧其你先不要哭……」
  閔玧其抓住起身想去搆衛生紙的金碩珍的手。
  「我會放給你聽,全部都放給你聽,請告訴我你喜不喜歡,請告訴我如果我問你願不願意加入防彈少年團,你願不願意。」